百利诺控股集团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媒体报道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

发布时间:2018-11-23  来源:百利诺  点击次数:248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不能丢了老祖宗的东西!

日本一家公司2001年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4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获得了授权。日本还无偿商业化开发中国《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210个古方。

虽然这些古老的方剂已经被别人申请专利,针灸也被许多西方国家所接受,但许多中国人仍在怀疑中药是否真正起作用。

根据公开报道和演讲,中国四位现代医学专家支持中医药!

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分子药理与心血管专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呼吸内科专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汤钊猷(肿瘤专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消化外科专家)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

一、韩启德院士:不科学并不意味着不正确

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中医是人类的艺术,我们应该大力推广,中医药可以乐观地对待疾病,无可指责;中医应该大力推广,要继承和发扬,没有问题。中医凭感觉、凭经验,但有没有经过实证?也有。中医经过两三千年绵延不绝,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大量的病都看好了,这是事实。

我在农村当医生的时候,也学过中医。我给别人治病。在学了九个月的中医之后,我用了中医。后来,来看中医的人并不比我来看西医的人少。

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等于正确,不科学也不等于不正确、不好。

韩启德强调,对科学要有正确的理解,不要把科学和绝对正确联系起来。

科学只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公元1500年以后,在这几百年里面,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为什么我们必须把这两种制度完全等同起来呢?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吸收各自的长处。

(一)要学习中医的接诊之道

现在的西医几乎已经不碰病人了,裘法祖先生在世的时候提到一个故事,说一个病人肚子疼,找到他,他让到检查床摸了一下他肚子,这个病人就感动得掉眼泪,说你是我看的第六个医生,前面五个医生都没有碰过我一下肚子。我们的西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完全靠设备,完全靠指标来解决问题。尽管有它很好的能解决问题的地方,但却离病人越来越远,这就容易造成矛盾。

(二)中西医不要互相排斥

因为西医是现代科学,它解决了许多问题,与一百多年前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是,一方面离解决人类所有的疾病,预防、治疗还差得很远;另一方面,整个现代医学有点忘记了医学的最根本是人,我们开始把人当作机器,当作局部,忘了人是会思想的,什么东西都看片子,看化验,所以现代技术的发展使我们开始远离人文,这是非常危险的倾向。

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野心。幸运的是,我们有一批中药宝库。虽然它很不完善,需要现代科学不断地使它更好地发展,但在现代医学领域,我们和现代西方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能应用它们?

我们中国人应该有志向,把中西药的最佳成分结合起来,创造真正的现代医学。一切都必须向前发展,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和中医药就没有出路,必须向前迈进。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

二、樊代明院士:中医与现代医学并肩,是不可替代的。

中医不用"挺",它自己"挺"了几千年,需要我们好好去学。学中医不是否定西医,说西医好时,一定不要随便说中医不好。对此,我有四句话:

1、在人类历史上,中医药学从未像今天这样受到强调和尊重;

屠呦呦研究员获2015年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是现今国际支流医学界对西医药学代价的认可,这类认可水平前所未有!

2、在世界医学领域的中药已经发展成为唯一可以与现代医学并肩的第二大医疗系统;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各种医学不断产生又不断消亡,唯有中医药学有完整的理论基础与临床体系,历经风雨不倒,不断发展完善。即使在西医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中医以其卓越的疗效和独特的魅力,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掀起了持续的中医热。

在有的领域,中医药学甚至远远走在了现代医学的前面。例如,对于顽固性腹泻,西医没有有效的手段,直到近年来国外出现了肠道细菌移植疗法,才显著提高了疗效。而在几千年前的中国医学典籍如《肘后方》《黄帝内经》,甚至更早时期,即有记载“口服胎粪”等类似疗法。

3、中医解决了许多西医无法解决的问题,说明它是不可替代的;

诊所中有许多这方面的例子。比如,西医急腹症手术 能解决急症,救人性命 但术后肠胀气有时很难解决 严重影响手术效果, 用针灸就能搞定。针灸就能搞定!当年有一位美国记者来华,不巧突发阑尾炎,在协和医院做了手术。手术本身是成功的,但术后肠胀气不能解决,后来针刺解决了问题。回国后,记者写了一篇反应热烈的报道,直接推动针灸进入美国和许多西方国家。

4、中医药学必然成为未来医学发展和整合医学时代的主要贡献者。

中医药学必然成为未来医学发展和整合医学时代的主要贡献者。现代医学发展之路有些走偏了,离“科学”越来越近,离“病人”越来越远;医学研究越来越纠结于微观, 离整体越来越远。现代医学需要向中医药学学习,来帮助自己 " 纠偏 "。在此基础上,两者整合可以形成一个从整体出发、重点关注“人”的、真正有效保证人类健康的新的医学体系。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

三、钟南山院士:中医药的价值在于疾病的预防

钟南山说,中医药最可贵之处是治未病 ,调节改善全身的功能状态,最突出的是注重整体的理念, 广东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是我的老朋友,他100岁了,每天还在打八段锦。中医保健是很可取的。

然而,中药保健应该做更多的临床观察。例如,许多人喜欢广东新会的老皮茶。他们认为,喝这种茶可以帮助清除烟雾从吸入的身体。它真的有用吗?我们最近进行了动物实验,比较服用前和服用后的气道反应和分泌物。这种临床观察在药物研究和开发中既有趣又有帮助。

现在,越来越多的西医开始在临床上使用中医。我相信这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在某些方面它可能比西医更好。

社会上常有所谓的灵丹妙药,打着中医药的幌子,骗了不少人,对中医药声誉是严重损害。同时,也要看到中医药研究在一些方面仍缺少现代科研方法支持。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

四、汤钊猷院士:西医临床四十年,一直同步用中医

中医学与此类似,从大量实践出发,不断修正,经历了千百年考验,这都是祖先留给我们后人的宝贵财富和深刻启示。作为一名西医,我在40多年的临床诊疗生涯中,一直在使用中医,并不断总结着应用中的得失,如使用攻补兼施的“消积软坚方”和六味地黄丸补法等。

其实,中医西医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某些方面是可以互补的。经调查,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前景非常值得期待的。在治癌方面,中医有不少思路已经被西医所证实,比如“清热解毒”,现代医学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癌症与炎症有着密切关系,而且已证明抗炎药(如阿司匹林等)有助治癌。

我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可能建立 " 中国特色的医学 "。在过去,我出国,有早期发现和早期诊断的癌症。没有这些,我们在国际会议上就没有太多发言权。我们说的搞医学规范,这规范是谁定的?他们都是外国人。我们有自己的东西吗?基本上没有。然而,我们在中国所拥有的,例如中医,并不符合西方的“规范”,但实践证明,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确实是有效的。

要想提高,就得出奇招。我觉得,这就是用辩证的眼光来看规范。规范只在一段时间内有用,但变化和发展是绝对的。毛泽东早在上世纪 50 年代就提出 " 中西医结合,创立我国新医学派 ",我觉得这是我国医学发展值得长远思考的问题和方向。


四位西医院士力挺中医

百利诺集团是一家秉承创新创业精神,以中医药、资本和国际化手段,为精英人才健康赋能提供综合服务的控股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