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诺控股集团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媒体报道

中药基源问题,守正还是创新?

发布时间:2019-11-29  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567

中药基源问题,守正还是创新?

一提到中药的守正创新,大家会不约而同的想到,中药的"正"是什么?


首先我们就要问,在大千世界几十万种的植物中哪几个才是我们老祖宗用的中药?

用专业的术语来说,就是中药的基源是什么?


没有这一点,其他的研究一律是空谈。这应该是我们"守正"中药放在第一位的工作。


有人说中药的基源药典上不是说得清清楚楚吗?


我个人认为,我们国家药典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完全说清楚,我今天把药典存在的一些问题展现出来,说的不一定对,欢迎批评指正,欢迎拍砖。



一、入侵种问题


中药有大量的外来物种,这个不奇怪,比如西红花,西洋参,乳香,没药等等等等,但这些药我们的祖先都把它另立一种,没有和产于我们国家的药混用的。


因为道地药材的观念是我们老祖宗恪守的规矩。但是在药典中有那么几味中药,居然把外来的入侵物种与我们的本地药材混为一谈,这就很不正常。


在这请国家药典委的领导同志注意了,我提的问题是不是有必要考虑考虑?


我只举一个例子,就是商陆。


商陆始载于神农本草经,是我们国家入药最早的中药材之一,可是咱们看看我们的国家药典,收载的是本品为商陆科植物商陆Phytolacca acinosa Roxb.或垂序商陆Phytolacca americana L.的干燥根。


大家注意垂序商陆后面的拉丁学名americana,是美洲的意思,这是一个原产美洲的植物,上个世纪初才入侵中国,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才开始在我国有广泛分布。我们六三版国家药典为什么会把这个种当成商陆收入要点已无从考证。这可以说是一个重大失误。


1963年版的中国药典,是一大批搞生药学的老前辈编写的,他们可能对于传统的中药不是太理解,也没有注意到美洲americana这个词,作出物收是一个可以原谅的失误,在这之后,业内也有不少专家提出过这一问题,不知为什么没有得到国家药典委员会的注意。


现在习总书记提出了中医药要守正创新,垂序商陆肯定不是正宗的中药,这个是不用争议的。


希望这一版要点一定要订正过来,不能再失误了,我们有的同志认为这已经很丢人了。


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牵牛子的原植物圆叶牵牛问题,地锦草的原植物斑地锦的问题等等,都是近代乃至现代的泊来品。我就不再一一的讨论了。

二、中药多品种选择问题。


旋覆花,我们就直入主题吧,比如旋覆花,药典规定是旋复花和欧亚旋复花,这是产在我国东部和北部的物种,我国中西部的同属物种是水朝阳旋覆花和湖北旋覆花。


这被中国植物志分成两个组,区别在于叶子背面有没有毛,冠毛长与花冠的长度之比,果实有没有深沟槽。


说句实话,这些区别点连搞中药的专业人士都很难鉴别,经常会认错,叫药农去区别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根据其分布,历史上旋覆花的药用中西部可能以水朝阳旋覆花为主,华东和华北以旋覆花欧亚旋复花为主,还有一个花朵小一点的线叶旋覆花,也不能排除被采来用入药。


根据有些专家的看法,旋复花是分布最广的一种,古代很可能它是最主要的药用来源,但为什么一定要捎带一个欧亚旋复花,而水朝阳旋覆花被排除在外,这就不好理解了。


更为奇怪的是,旋复花的全草做金沸草入药,入药典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只选了线叶旋覆花和旋复花,而欧亚旋覆花则成了金沸草的伪品,这一点很难理解。


我们只想问一句,古人真的能分得那么清楚吗?肯定不能。


鉴于1963年时的历史条件和经济条件,我们的前辈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不用求全责备。但是这个问题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这就很不正常了。


淡竹叶,还有一味中药淡竹叶,这是淮河以南的山区普遍分布的物种。与它混在一起分布的还有一个物种叫中华淡竹叶,野外也不少,特点是花果期较淡竹叶长的高大一些,植物学上的区分在花序和外稃的宽度,这是药农不可能分清的。所以二者混采混用是不可避免的。


萹蓄,还有一个就是萹蓄了,它常与同属的另外一个物种习见蓼长在一起,不是搞植物分类的专业人员很难把它分清,古人肯定也是把他们都作萹蓄用的,后来中国早期搞植物分类的工作者把其中一个定位扁蓄我个人认为有很大的偶然性。


鉴于大部分中药的主流品种进入药典时的本草考证都是在1960~62年进行的,那是我们国家的困难时期,我们的前辈们在那种情况下编写出当时的国家药典(全世界第一部中药的药典)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们没有理由对前辈的辛勤工作求全责备。


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第一部各个品种的本草考证工作,如今已是势在必行。


建议国家要提供经费对传统的中药进行一次大范围的本草考证,再一次对所有药典品种进行深入的研究。搞清楚各个中药品种的基原,应该是中药"守正"的第一步。

我们的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工作已近尾声,浩瀚的记录文件,超大量的标本和实物为我们进行中药基源的考察提供了非常详实的资料,而植物分类学界在植物标本网络体系上的巨大贡献也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国家对中医中药强力的支持政策,也是这项工作能顺利进行的坚实保障。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以说,此时不干,更待何时?


本文来源"蒲公英",作者/周建理 版权归权利人所有。

百利诺集团(御医良药)是一家秉承创新创业精神,以中医药、科技、资本和国际化手段,为精英人才健康赋能、为中医馆赋能、为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的控股集团。作为大健康产业的开拓者之一,集团精准定位于中医药产业供给侧改革,依托百利诺在“云+网”的产业技术优势,借助集团的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通过共创投资模型的开放平台汇聚支撑中医药产业发展的全产业链要素,以推动中医药产业的快速发展。



热门新闻